菲林留守人——专访香港旧式影楼老板

作者:admin | 被撸过次 | 返回《寡妇三代》目录

   香港11月30日电题:菲林留守人——专访香港旧式影楼老板记者韩星童铁门外,手摇铃响起,有客。

   善美影室老板林国盛从柜台后面伸长脖子探出头,“拿相?”。

   门外人应声,他这才起身招呼。 这样的日子不多,多数时候那门铃几日也无动静。

   善美影室前身是尖尖照相。 80余年历史的旧式影楼,林国盛算是第三代老板。 他说,我不是第三代,而是“等待”,等待客人。

   大约也知自己讲了个冷笑话,他吐吐舌,做了个鬼脸。

   70多岁的人,亦未褪少年的顽皮。

   65年前,年仅6岁的林国盛身着白色衬衫,被父亲紧紧牵着,走进尖尖照相。 三七分的黑发,梳得一丝不苟,他害羞得很,在镜头前无所适从,眼睛低垂。 咔嚓一声,刺眼的闪光灯,那幕被精准捕捉,于相纸上永久定格。 “我爸爸看到照片,说你这拍的什么,像个‘低能仔’。

   ”听了,他自己也不喜欢。

   过了很多年,再看,却爱不释手,“不管好坏,就是那一个瞬间,没有第二个重复的时刻,没得重来,好珍贵。

   ”那时他还不知道,命运的牵引已悄然来至他的身边,并于此刻点下他人生后续的逗号。 中学毕业,人浮于事。

   母亲叫林国盛去学门手艺,他搜索枯肠,想起读书时曾学过晒相,记得待在暗房里看相纸上影像渐次清晰的安宁与神秘感,于是走到尖尖照相毛遂自荐。 那是1971年,在那之后漫长的几十年里,他的人生脉络和这间影楼紧紧缠绕,从学徒到老板,没再离开过。 最初的几年,被林国盛称作“偷师”,偷偷看,偷偷学。 老板负责影相、执相(加工照片),他做相对简单的冲洗、晒相。

   闲时亦要手脚勤快,帮老板买云吞、倒痰盂,“老板觉得你乖、醒目(聪明),才愿意指点你一二。

   ”更多非技巧性的东西,例如如何令拍摄对象放松,以便捕捉最好的一刻,也是林国盛自己摸索出来的,又或者说,由于对这行生来钟情,自然地催生了一些特质,类似敏感、富于同理心等。

   他主动提出要帮记者影一张菲林照片,镜头上方趴着一只小树袋熊,他又头顶一只毛茸茸的猴子公仔,这是他的“法宝”,不论小孩大人无一不被这细微的可爱收服,会心一笑,然后,便是这个瞬间了。 曾有一位客人很特别。

   “他表情不太好,坐下来说,自己得了肺癌,想拍张照片做车头相(遗照)。 ”林国盛愣了几秒,手里准备工作没停,“我不知该怎么安慰他,我说那你就当作中六合彩了,他听了就笑起来,好像真的中六合彩,笑得好开心。

   ”后来客人的女儿代替入院化疗的父亲来取相,见到父亲的笑容痛哭不已。

   “她说谢谢我,觉得好感动。 ”那一次,林国盛切实地感悟到照片所具的价值与力量。 所以林国盛留守至今。 菲林失落,在数码化潮流里被冲击得近乎无立足之地,传统影楼式微,身边年纪相仿的行家多数转行,有的去开的士,有的去做大厦保安。

   他也起过念,考了保安牌,最终还是选择留在这里,“做得一日是一日”。

   他知道数码相机快速便捷,“像地铁,不用被风吹雨淋”,相形之下,菲林相机是人力车,乍看似乎毫无优胜之处,但那种层次和深度无可取代,以及影像背后的手工心血,令每一张都独一无二。 再具体些,他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:“解释不了,但是不同的,你比较下,一看便知。

   ”访问尾声,林国盛起身,将墙上吸铁石做成的旧式日历手动更换时间:11月27日,一边说,“从前到27号最开心,是老板发粮日”。 在他的身上,时间流淌痕迹是如此浅缓。 他温和地接受新科技发展造成的冲击,只不过,提起逝去的菲林岁月眼里仍如此怀念——在那些岁月里,每到年初三,他都要穿上哥哥传下来的小西装、打领带,口袋里揣着红包,头发用发油固定好,跟父母兄弟姐妹一起照全家福。 那是他一年之中最期待、最隆重的日子。 (完)。

寡妇门前是非多,更何况是老中青三代寡妇聚在一起,各种性感、各种诱惑、各种邪恶、各种内涵,撸主你们还等什么,备好纸巾开始撸吧!(站长最喜欢小寡妇!嘿嘿)该漫画由韩国邪恶漫画家孙俊赫创作、妖妖小精等国人译制更新。
返回目录